研究 > 详情

高级检索

A+

无代持协议情形下如何认定股东资格问题探析

在公司股权代持关系中,由于名义股东被载于股东名册并依法进行工商登记,具备对外公示的效力,而实际出资人作为隐名股东,在对外关系上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法律地位,因而,二者以及被投资公司之间极易出现关于股东资格确认、投资权益归属、股东显名等方面的纠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二十四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约定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对该合同效力发生争议的,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有效;前款规定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因投资权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前述规定明确了对股权代持关系给予法律保护。

实践中,在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存在代持协议的情况下,双方之间的股东资格纠纷相对容易处理和解决,即只要隐名股东能够提供实际出资的证据和代持协议,且该种代持不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不损害善意第三人的利益,其要求确认股东资格的诉求通常会被法院支持。而在双方未就股权代持事宜签订书面协议的情形下,隐名股东要举证自己的股东资格则难度会大很多。

下文中,笔者结合司法案例及个人经验,对在无代持协议情形下,法院如何认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问题进行了总结和研究,以帮助隐名股东在股东资格纠纷中更好地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一、关于隐名股东如何举证其履行了出资义务

出资是公司股东最重要的义务,也是认定股东资格的实质性要件。《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之间对股权归属发生争议,一方请求人民法院确认其享有股权的,应当证明以下事实之一:(1)已经依法向公司出资或者认缴出资;(2)已经受让或者以其他形式继受公司股权。因此,在双方未签订书面代持协议的情形下,法院在认定隐名股东之股东资格时,会首先判定其是否履行了出资义务。

证明隐名股东履行出资义务的首要证据应该是隐名股东向显名股东提供出资款的记录,如银行转账汇款凭证、现金交付收据等。其次,隐名股东还须提供前述款项支付和划转系因其对被投资公司的投资的相关证据,如隐名股东与有关方草签的协议、备忘录、各方往来邮件、聊天记录、被投资公司的有关记录等投资痕迹文件。在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申字第1406号案中,隐名股东将被投资公司向其出具的载明“收到投资款”的收据以及载明隐名股东出资情况的财务报告作为证明其出资的证据,得到了法院的认可。

二、关于隐名股东如何举证其与显名股东存在股权代持合意

隐名股东除须证明其实际支付了投资款外,还须提供其与显名股东就股权代持达成了合意的相关证据。因为,若无该等股权代持合意证据,投资人支付的投资款,在诉讼中极有可能被显名股东抗辩为该款项是隐名股东向显名股东提供的借款、赠款或是归还对显名股东的欠款。

在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二终字第21号案中,虽然被投资公司出资及增资资金来源于原告,但被告抗辩该等资金系双方日常经营中的往来货款及借款,因原告无证据证明其与显名股东之间达成了合法有效的代持股合意,其要求确认股东资格的请求最终未被法院支持。而在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一终字第138号案及(2016)最高法民申653号案中,原告提供了被投资公司其他股东与代持股事项经办人员等相关人员就原告与显名股东之间存在代持股合意所作的证人证言、原告与相关方签署的投资或股权转让意向性文件作为双方存在代持合意的证据,法院结合出资款支付等证据,认定双方达成股权代持合意具有高度盖然性,从而判定双方存在代持股关系。

因此,在不存在书面代持协议的股东资格纠纷中,隐名股东应从间接证据入手,将相关知情人员的证人证言、隐名股东与相关方签署的投资或股权转让意向性文件等侧面反映代持股事实的间接证据与实际支付投资款的证据结合形成互相印证的证据链,以此证明双方之间具有代持股合意。

三、关于隐名股东如何举证其参与了公司经营管理、实际行使了股东权利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公司诉讼案件若干问题的处理意见(一)》规定,一方实际出资,另一方以股东名义参加公司,但双方未约定实际出资人为股东或者承担投资风险,且实际出资人亦未以股东身份参与公司管理或者未实际享受股东权利的,双方之间不应认定为隐名投资关系,可按债权债务关系处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适用公司法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亦有类似规定:股东(包括挂名股东、隐名股东和实际股东)与公司之间就股东资格发生争议,应根据公司章程、股东名册的记载做出认定,章程、名册未记载但已依约定实际出资并实际以股东身份行使股东权利的,应认定其具有股东资格,并责令当事人依法办理有关登记手续。因此,司法实践中,隐名股东是否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实际行使股东权利,亦是法院确认股东资格的辅助性依据。

隐名股东如何举证自己实际参与了公司经营管理或实际行使了股东权利呢?通常情况下,隐名股东可提供其参加被投资公司股东会、董事会的会议纪录、显名股东委托其出席股东会的授权委托书、显名股东将公司分红转付至隐名股东账户的记录等证据。(2015)苏商外终字第00054号案中,原告提供了公司会议纪要、章程修正案等证据证明其以股东身份参与了公司经营管理并实际行使了股东权利,法院最终结合其实际出资的事实确认了该原告的股东资格。需要注意的是,上述证据仅为辅助证据,其是否被法院采纳首先得取决于隐名股东已证明了出资事实及代持股合意。

四、关于隐名股东如何举证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其显名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二十四条规定,实际出资人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请求公司变更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记载于股东名册、记载于公司章程并办理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此,在股东资格纠纷中,若隐名股东的诉求不仅是确认其股东资格,还进一步要求被投资公司及隐名股东协助其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则其除需要从前述几方面证明其股东资格外,还需证明其显名已经过被投资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在实践中,隐名出资人提供的被投资公司其他股东表示同意其显名的书面声明、确认隐名出资人股东身份的股东会决议等文件作为证明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的证据,通常都得到了法院认可。

综上所述,在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未签订书面代持协议的情形下,法院通常从隐名股东提供的用以证明出资事实、代持股合意、实际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及行使股东权利的各种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综合审查判断,最终依据优势证据原则判断是否存在事实上的代持关系,并据此认定原告是否具有被投资公司的股东资格。

                                                                             

特别声明:

本文和其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视为通商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的法律意见或建议。如您需要法律意见或专业分析,请咨询有资格的专业人士,或者联系您于本所的日常联系律师。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通商律师事务所”。


相关律师

相关办公室

深圳办公室

相关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