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详情

高级检索

A+

公司减资与债权人权利保护

公司作为适应市场经济社会化大生产的需要而出现的企业组织形式,在现代市场经济中起着异常重要的作用。作为一项重大的创造,公司独立于作为公司投资者的股东,而成为法人,在意思形成、意思执行、责任承担等方面都独立于股东。在外,公司以其名下资产独立承担责任;在内,股东以其认缴的注册资本份额对公司承担有限责任,并以其所占股权数额或者根据股东间的协议约定行使包括表决权、分红权在内的众多权利。因而注册资本一定意义上是外界识别公司并决定是否与其交易的信用基础,也是界定股东责任的重要指标。随着中国公司法逐渐从实缴制过渡到认缴制,注册资本的意义显得更加重要。

实践中,公司及股东在经营过程中出于经营需要会决定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公司增加注册资本,也增强了其对外清偿债务的能力。而公司减少注册资本,其对外清偿债务的能力也受到不利影响,相应的公司债权人的利益也可能因此受到损害,因而需要予以特别规制。根据公司法及司法解释并结合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申1112号民事裁定书、(2012)民提字第25号民事判决书、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581号民事判决书等民事裁判文书,笔者对减资中的若干法律问题进行梳理,以飨读者。

一、公司减资的内部程序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七条规定“公司需要减少注册资本时,必须编制资产负债表及财产清单。公司应当自作出减少注册资本决议之日起十日内通知债权人,并于三十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债权人自接到通知书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接到通知书的自公告之日起四十五日内,有权要求公司清偿债务或者提供相应的担保。”从中可知,公司在决定减少注册资本时,需要编制资产负债表及财产清单,对自己的资产负债及财产情况进行梳理。而且考虑到减少注册资本将实际影响到公司股东的权利,因而也要求公司必须作出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

《公司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会会议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第一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股东大会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公司减少注册资本的,必须经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会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或股份有限公司出席会议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这属于法定的股东会或股东大会职权,不能由董事会代替行使,相应的表决比例也不能由公司章程或股东间约定排除适用。

但是,也有例外。《公司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国有独资公司不设股东会…但公司的合并、分立、解散、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和发行公司债券,必须由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决定…”确定了国有独资公司的减资须由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决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合营企业注册资本的增加、减少,应当由董事会会议通过,并报审批机构批准,向登记管理机构办理变更登记手续。”第三十三条规定“下列事项由出席董事会会议的董事一致通过方可作出决议:…(三)合营企业注册资本的增加、减少;…”确定了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的减资须由董事会一致决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实施细则》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合作企业注册资本在合作期限内不得减少。但是,因投资总额和生产经营规模等变化,确需减少的,须经审查批准机关批准。”第二十九条规定“下列事项由出席董事会会议或者联合管理委员会会议的董事或者委员一致通过,方可作出决议:…(二)合作企业注册资本的增加或者减少;…”确定了中外合作经营企业的减资须由出席董事会会议或联合管理委员会会议的董事或委员一致决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一条规定“外资企业在经营期内不得减少其注册资本。但是,因投资总额和生产经营规模等发生变化,确需减少的,须经审批机关批准。”而未对内部决议程序进行规定,交由外资企业自由决定。

就公司的减资决议,存在《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规定的不成立、无效或可撤销情形的,股东可向法院主张决议不成立、无效或主张撤销相关决议。

二、公司减资的外部要求

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的规定,公司需要在作出减少注册资本决议后十日内通知债权人,并于三十日内在报纸上公告。《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应当依法向公司登记机关办理变更登记。”因而公司需要通知债权人,在报纸上就减资事宜进行公告,并最终办理变更登记。

就公司的通知事宜,公司需要通知债权人,并在报纸上公告,二者缺一不可。在未通知债权人但只公告的情况下,公司的法定告知义务并未完成。公司的减资决议效力不受影响,但对该未得到通知的债权人不产生注册资本发生变更的法律后果,该债权人可以要求减资股东在其减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减资决议对未得到通知的债权人不产生注册资本变更的法律后果,并不免除减资股东全额出资的义务,减资股东应当在减资范围内继续履行出资义务,因而前述规定可作为判断减资股东责任形态的法律依据。相应的法理依据为:公司系独立法人,债权人与公司发生债权债务关系的法律基础关系与减资股东无关,不存在连带基础。未通知债权人情况下,该债权人的利益可能受到而不是一定受到侵害,所以是补充赔偿责任,仅在公司无力偿还的情况下才存在减资股东承担责任的可能,所以减资股东的补充赔偿责任不一定触发。减资股东仅在减资范围内削减了公司的责任财产而受有利益,并在此范围内可能侵害公司及债权人的利益,因而也仅在减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公司减资中需要通知的债权人为已知债权人。公司减资时债权未到期,但必然会发生的,相应的债权人也为已知债权人,公司减资时应进行通知。公司减资后因新的合同等原因而产生的债权人不是已知债权人,不需通知,当无疑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实施细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实施细则》的规定,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外资企业减资的,还需报审批机关批准。

三、债权人的权利救济

在公司正常的减资过程中,公司应当通知债权人。债权人有权在限期内要求公司清偿债务或提供担保。但公司未通知债权人的情况下侵犯了债权人的前述权利,债权人有权要求减资股东在其减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就其诉讼结构,债权人可以直接依据与公司的基础法律关系起诉公司,并要求减资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也可以先行起诉公司,确定相应的债权后,再起诉减资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减资股东的责任范围应当包括减资本息。

在民事执行过程中,如果公司的减资行为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二条所规定情形的,债权人可以“申请变更、追加该股东、出资人或主管部门为被执行人,在接受的财产范围内承担责任”。在公司通过了减资决议而未通知债权人的情况下,不构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二条规定的抽逃出资,因而也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八条的规定在民事执行程序中变更、追加当事人。

就诉讼时效问题,考虑到未通知情况下的公司减资行为对债权人不产生注册资本变更的法律后果,并不免除减资股东按照公司减资前的认缴注册资本全部缴纳出资的义务,因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的规定“当事人可以对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但对下列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三)基于投资关系产生的缴付出资请求权;…”债权人要求减资股东在减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减资股东以诉讼时效进行的抗辩不成立。                                                                             

特别声明:

本文和其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视为通商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的法律意见或建议。如您需要法律意见或专业分析,请咨询有资格的专业人士,或者联系您于本所的日常联系律师。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通商律师事务所”。


相关律师

相关办公室

北京办公室

相关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