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详情

高级检索

A+

私募投资基金中LP派生诉讼探析

以有限合伙形式设立的私募投资基金中,有限合伙人不能直接执行合伙事务,当权益受到侵害时,例如投资项目失败、执行事务合伙人不履行职责或失联,有限合伙人可以通过召开合伙人会议、更换执行事务合伙人等内部机制寻求救济。然而,如果合伙人数量多、沟通不顺畅或难以就合伙事务达成一致,通过内部机制维权可能存在困难,容易出现僵局或者效率低下。这种情况下,有限合伙人可以尝试通过派生诉讼制度,直接以自己的名义对债务人提起诉讼,维护整个合伙企业的利益。

《合伙企业法》第六十八条第二款,“有限合伙人的下列行为,不视为执行合伙事务:……(七)执行事务合伙人怠于行使权利时,督促其行使权利或者为了本企业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此条款成为有限合伙人派生诉讼的法律依据,有限合伙人(以下简称“LP”)有权以自己的名义、为合伙企业的利益而直接起诉合伙企业的债务人。实践中合伙企业设立时通常也会在《合伙协议》中明确LP享有此项权利。

从法律条文的内容看,相比《公司法》第151条股东派生诉讼的内容,《合伙企业法》对LP派生诉讼规定的比较笼统,未对提起诉讼的LP出资份额、前置程序等做出限制,这使得在实践中LP能否行使该权利、如何行使权利存在较大的裁量空间。

一、LP具有以自己名义起诉的主体资格

目前司法实践中此类案件并不普遍,但现有案例基本上均认可LP在特定情形下直接对合伙企业债务人提起诉讼的主体资格。尤其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几个案例中支持LP提起派生诉讼,无疑为私募基金LP注入了一剂安心剂。

最高人民法院在“信达投资有限公司与河北融投置业有限公司、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分行等管辖权异议”的裁定书中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六十八条第二款第七项的规定,有限合伙人有权在‘执行事务合伙人怠于行使权利时,督促其行使权利或者为了本企业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信达公司在融实投资和信瑞基金未能及时主张债权并依法收回贷款的情况下,以自己名义提起本案诉讼符合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终19号案件、(2016)最高法民终756号案件也都认可LP具有以自己名义起诉的主体资格。

二、LP直接起诉的前提条件是“执行事务合伙人怠于行使权利”

LP提起派生诉讼之前,需要穷尽合伙企业内部救济方式,这类似于股东派生诉讼中的前置程序。LP可以向执行事务合伙人发出书面请求,要求其行使权利维护合伙企业利益,经合理期限(一般以一个月为宜)执行事务合伙人仍不作为或者明确拒绝的,可以视为满足提起派生诉讼的条件。

关于“怠于行使权利”的实质认定,执行事务合伙人未及时通过诉讼或者仲裁向合伙企业债务人主张权利,是“怠于行使权利”典型情形。实践中,LP直接起诉往往也是由于执行事务合伙人倒闭、跑路,或因涉刑而被公安机关控制,无法正常执行合伙事务。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最高法民终19号案件中、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5)冀民二初字第19号案件中均采纳了这一认定标准。

笔者认为,是否“提起诉讼或仲裁”可以成为判断是否怠于行使权利的因素之一,但不宜作为唯一标准。实践中执行事务合伙人虽未提起诉讼,但可能采用了其他措施保障或维护合伙企业的权益,例如要求债务人提供了可行的还款计划、足额担保或已启动重组计划等,这种情形下需结合个案情况,综合判断是否确实存在“懈怠”情形。

三、LP只能要求债务人向合伙企业清偿债务,不能主张直接向LP清偿

LP派生诉讼的胜诉利益应该归属于合伙企业,这与股东派生诉讼的法理相同。派生诉讼的目的是维护整个合伙企业的利益,而非某个LP自己的利益,若LP起诉时要求合伙企业的债务人直接向LP清偿,而非向合伙企业清偿,该请求将无法得到法院的支持。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在(2015)金民初5336号案件中表示,LP派生诉讼“目的是通过有限合伙人来保护有限合伙企业的利益,并非保护有限合伙人的个人投资利益”,判决驳回原告(LP)要求合伙企业的债务人向原告清偿借款的请求。

四、将LP派生诉讼与债权人代位权相结合

在派生诉讼中,LP难以直接通过诉讼收回投资,甚至可能出现收回的资金被执行事务合伙人卷走的情况,使LP维权的积极性降低。这种情况下,LP可以尝试将“派生诉讼”与“债权人代位权”结合适用,直接挽回投资损失。

如果在《合伙协议》及其他交易文件项下,LP对合伙企业拥有合法的、明确的到期债权,在对合伙企业的债务人提起派生诉讼的同时,可以将合伙企业列为被告之一,依据《合同法》第七十三条以合伙企业债权人的身份行使代位权,要求合伙企业的债务人直接向LP清偿。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5)冀民二初字第19号案件中,认为LP对合伙企业享有到期债权,支持了LP要求合伙企业债务人向自己清偿的诉讼请求,该案例对LP通过行使债权人代位权收回投资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特别声明:

本文和其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视为通商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的法律意见或建议。如您需要法律意见或专业分析,请咨询有资格的专业人士,或者联系您于本所的日常联系律师。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通商律师事务所”。


相关律师

相关办公室

北京办公室

相关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