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 详情

高级检索

A+

股东知情权纠纷诉讼实务

近日,我们代表十位投资人起诉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主张股东知情权的案件获得胜诉。该案审理阶段,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以下称“《公司法司法解释四》”),进一步明确了此类案件的法律适用。本文中,我们重点讨论行使知情权中的查账问题。

一、基本案情

2011年底至2012年期间,李某等十个投资人向深圳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公司”)投入共计1亿元资金,获得15%的股份,成为公司小股东。公司大股东刘某实际负责公司运营,控制公司财务。投资后,公司及大股东未及时向投资人通报经营及财务信息,投资人对真实财务状况不了解,且公司几年来经营状况恶化,连年亏损。投资人从获得的有限信息中发现,公司2011年之后的财务存在异常情况,如坏账金额巨大等,可能存在大股东及管理层进行利益输送、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遂多次提出查阅公司会计账簿,但大股东刘某不同意查账。2015年8月,为申请新三板挂牌,公司由有限责任公司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各股东的持股比例不变。

2017年7月,十个小股东共同向公司发送书面函件,要求查阅公司2011年至2017年7月的会计账簿及会计凭证,但公司在查阅范围、查阅人员及时间等方面提出多项不合理要求,变相阻挠股东查账。十个小股东遂提起股东知情权诉讼,要求查阅2011年1月1日至起诉之日的会计账簿及会计凭证,查阅人员包括原告及其委托的专业人员,查阅时间不少于二十个工作日。

二、争议焦点分析

本案的主要争点有三项:

(一)查账范围之争——是否可查阅改制前的会计账簿

对投资人来说,查账范围包含会计账簿及原始凭证是关键点,关系到能否通过查账了解真实经营情况及公司隐藏的问题。《公司法》对两类公司的股东查阅范围有不同规定,有限公司股东有权查阅公司会计账簿,但股份公司股东无权查阅会计账簿(公司章程另有规定除外)。本案的特殊情况是公司于2015年8月由有限公司改制为股份公司,这种情况下股东能否要求查阅有限公司期间(即2011年至2015年8月之间)的会计账簿,双方观点对立。

我们主张股东知情权可以“分段”行使,在公司性质由有限公司变为股份公司的情况下,股东只是无法查阅改制为股份公司之后的会计账簿,在公司属于有限公司期间的股东可以继续申请查阅有限公司期间的会计账簿。具体理由有几点:

第一,公司改制只是公司组织形式的变更,并不影响公司主体人格的存续。公司在经营和财务上具有连续性,依然承担有限责任公司期间所应承担的责任与义务。

第二,公司组织形式的变更并不导致公司股东知情权的丧失,股东仍有权行使有限责任公司期间的知情权,查阅该期间的会计账簿。

第三,股份公司限制股东查阅范围是考虑股份公司股东人数一般较多,所有股东均查账可能影响公司正常经营。但是本案中此公司改制后股东人数、股权比例没有变化,股东查账不会影响公司的经营。

第四,投资人发现公司财务存在异常,尤其是2012年有限责任公司期间存在巨额坏账,投资人出于维护自身股东权益的需要查阅有限责任公司期间账簿,是对股东知情权的合理行使。

公司认为,公司已经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行使知情权的范围发生了变化,仅限于查阅公司章程等,不能再享有有限公司股东的权利。

法院采纳了我们的观点,认为股东知情权是股东作为公司的投资人因其向公司投资而享有的了解公司经营状况的基本权利之一。为平衡股东与公司及不同持股比例的股东之间的利益,公司法分别对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知情权行使范围予以了规定。本案投资人自2012年以来一直是公司的股东,股东行使股东知情权可以区分有限责任公司阶段和股份有限公司阶段而分别确定。有限责任公司阶段,股东知情权范围包括查阅公司会计账簿。

(二)查账正当目的之争——何方对此负有举证责任

股东应当合法行使查询会计账簿的权利,公司通常会以股东具有不正当目的为由拒绝查账,这是股东知情权案件的常见争议。本案中,公司主张股东查账具有不正当目的,系为获取公司技术秘密,可能会侵害公司利益,但并未提交任何证据。我们主张投资人查账的目的是了解公司真实经营情况,尤其是公司财务报告中的异常情况,并提交了公司股东会会议纪要等证据证明小股东长期处于信息不对称地位,且多次对公司财务提出质疑。依据《公司法》第三十三条及《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八条,公司应承担举证责任证明股东存在不正当目的,否则不能拒绝查账。

法院支持了我们的观点,认为股东为更清楚了解公司的财务状况,提出查阅公司会计账簿和会计凭证,目的并无不当。公司虽主张股东可能向他人泄露商业秘密,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不予采信。

(三)查账人员及时间之争——是否可以委托专业人员辅助查账

公司的财务会计报告、会计账簿及会计凭证等资料具有较强的专业性和系统性,股东本人可能难以鉴别其是否真实可靠、完整合法,需要具有财务、法律等具有专业知识的人员协助。《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十条第二款对股东可以委托会计师、律师等中介机构执业人员辅助查账予以明确。查账涉及大量的数据统计和分析,为保障股东知情权的行使,应给予投资人充分的查账时间。因此,我们主张各股东和各股东委托的专业人员查阅公司会计账簿和会计凭证,且查阅时间不少于二十日。公司则认为,股东知情权的行使仅限于股东本人,公司在回函中仅同意给股东二日的查阅时间。

法院支持了我们的大部分请求,支持股东在场的情况下可委托会计师、律师等中介机构执业人员辅助查账,将查账时间调整为十个工作日,查阅地点为公司的住所地。

三、裁判规则提炼

本案是典型的小股东维权案件,尤其是对于未签署对赌协议、不享有优先权或退出渠道的小股东有很好的借鉴意义。通过查阅公司会计账簿,如发现大股东或管理层有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的行为,可向其主张损害赔偿。

1、公司变更为股份公司后,股东依然有权查阅有限公司期间的会计账簿,股东的此项权利不因公司性质变更而丧失,这一点对已经改制为股份公司的股东来说极为重要。

实践中此类案例并不多,本案是股份公司股东行使查账权的一个典型案例。

从投资人的角度考虑,当公司变更为股份公司时,应当注意到股东知情权范围也会随之变更。为避免陷入不利局面,可以在章程中赋予小股东查阅会计账簿的权利,以突破《公司法》对股份公司股东知情权范围的限制。

2、《公司法司法解释四》对“不正当目的”进行了细化规定。

《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八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有证据证明股东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股东有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不正当目的’:(一)股东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公司主营业务有实质性竞争关系业务的,但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二)股东为了向他人通报有关信息查阅公司会计账簿,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三)股东在向公司提出查阅请求之日前的三年内,曾通过查阅公司会计账簿,向他人通报有关信息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四)股东有不正当目的的其他情形。”该条款明确证明股东有不正当目的的举证责任由公司承担,对不正当目的的情形进行列举,使条文更具有可行性、可预期性。股东提起知情权诉讼时,也应当重点从这几方面准备应对,以免因被认定存在不正当目的而丧失查阅权利。

3、股东有权委派会计师或律师辅助查账,但需要股东在场。

《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第十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依据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查阅公司文件材料的,在该股东在场的情况下,可以由会计师、律师等依法或者依据执业行为规范负有保密义务的中介机构执业人员辅助进行。”这一点可以有效保障查账的效率、效果,借助专业人员的力量尽可能地收集有利信息。对于股东是否必须本人在场,是否可以委派代理人在场,本案并未涉及,有待司法实践探索。

                                                                             


特别声明:

本文和其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视为通商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的法律意见或建议。如您需要法律意见或专业分析,请咨询有资格的专业人士,或者联系您于本所的日常联系律师。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通商律师事务所”。


相关律师

相关办公室

北京办公室

相关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