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商研究 > 详情

高级检索

A+

执行异议之诉与破产程序的衔接问题

作者:陈浩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一庭审判员|崔强 通商律师事务所 合伙人[1]

我国现行法律规定,执行异议之诉由执行法院管辖;并同时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只能向受理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提起。那么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破产债务人的执行异议之诉,是否仍然可以提起?如果执行法院与破产法院并非同一家,是否会出现法律规定上的冲突?在受理破产申请前已经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执行法院是否可以继续审理?对于上述问题,我国法律尚未作出明确规定,但司法实践中已经出现此类争议。

根据本文分析,笔者认为,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破产债务人的执行异议之诉不应再被受理,此前已经受理的,应当中止审理或驳回起诉。

一、执行异议之诉的存在条件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2007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在第二百零四条特别增加了关于执行异议之诉的规定。2012年再次修正后的《民事诉讼法》仍旧保留了该项规定,条文编号变更为第二百二十七条。通常而言,执行异议之诉是指“对于执行依据所确定的执行标的,案外人主张自己享有实体权利而提出书面异议,对于人民法院审查后所作的裁定不服的,当事人和案外人认为与原判决、裁定无关,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

执行异议之诉作为独立的二级案由,具有明确的诉讼主体和诉讼请求,经第一审民事诉讼程序产生民事判决书后,各方均有权提出上诉,并由此产生第二审民事诉讼程序。因此,执行异议之诉有别于执行异议程序,不再是执行程序的一部分,而是一项独立的民事诉讼程序。具体而言,执行异议之诉又可以分为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申请执行人异议之诉和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等。

在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中,诉讼请求应当主要包括中止执行标的财产;在申请执行人异议之诉中,诉讼请求应当主要包括继续执行标的财产;在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中,诉讼请求应当主要包括调整执行程序中的分配方案。即无论何种执行异议之诉,其存在的共同前提条件是执行程序合法存续且可以有效进行,但各方对执行程序中的标的财产存在争议。

二、执行异议之诉的管辖法院

2015年生效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十五章,对执行异议之诉作了较为详细、具体的规定。其中,第三百零四条规定:“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案外人、当事人对执行异议裁定不服,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由执行法院管辖。”

此外,《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二十一章执行程序第五百一十二条规定:“债权人或者被执行人对分配方案提出书面异议的,执行法院应当通知未提出异议的债权人、被执行人。未提出异议的债权人、被执行人自收到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内未提出反对意见的,执行法院依异议人的意见对分配方案审查修正后进行分配;提出反对意见的,应当通知异议人。异议人可以自收到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内,以提出反对意见的债权人、被执行人为被告,向执行法院提起诉讼;异议人逾期未提起诉讼的,执行法院按照原分配方案进行分配。诉讼期间进行分配的,执行法院应当提存与争议债权数额相应的款项。”

根据上述规定,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申请执行人异议之诉和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等案件,均应当由执行法院负责管辖。

三、进入破产程序后,执行程序应当中止或终结,执行异议之诉丧失存在条件

近期,笔者在两起案件中分别遇到了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出现有关破产债务人的执行异议之诉“并存”的情况。该种情况下,执行异议之诉是否仍然应当受理?以及如果在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已经进入有关破产债务人的执行异议之诉,执行法院应当如何处理?这无疑涉及执行异议之诉与破产程序的衔接问题,但我国法律暂时缺乏明确的规定。现将案件中的关键事实抽离概述如下,并结合现有法律中的相关规定进行推论,尝试给出我们的分析意见:

关键事实

甲公司作为原告起诉被告乙公司,要求偿还借款5000万元人民币。甲公司取得胜诉的生效判决后在A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乙公司的财产。A法院就强制执行申请立案后,案外人丙公司以对执行标的享有权利为由提起书面执行异议,A法院在规定期限内裁定驳回丙公司的异议申请。

丙公司不服,准备提起执行异议之诉。但在A法院裁定驳回申请之后,丙公司起诉之前,B法院裁定受理了关于乙公司的破产申请,乙公司进入破产程序。那么,对于丙公司准备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是否仍然应当被法院受理?
微信图片_20171211092923.png

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破产债务人的执行异议之诉不应再受理,已经受理的应当裁定中止审理或驳回起诉

虽然现有法律暂时缺乏明确规定,基于下述分析意见,我们认为在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的执行异议之诉已经丧失存在或继续审理的前提条件,不应再被受理,已经受理的应当裁定中止审理或驳回起诉:

1.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各方诉求已发生实质性变化,执行法院[3]无权一并受理。申请执行人的诉求将从准许对执行财产继续执行,转变为参与债务人破产财产的分配;案外人的诉求将从中止对执行财产继续执行,转变为主张其对执行财产享有实体权利,从而将该执行财产从破产财产中予以剥离。即申请执行人和案外人除需要面对债务人外,还需要面对更多的破产财产债权人。如果继续由执行法院审理执行异议之诉,申请执行人或案外人将很难实现权利主张,执行法院也无权一并受理全部诉求。

2.破产程序与执行程序的功能定位不同,破产程序作为特别程序,应优先于执行程序等一般民事程序。执行程序仅涉及个别债权人的清偿,破产程序则关注全体债权人的公平保护和一并清偿。法律明确规定,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对个别债权人的清偿行为无效,有关债务人的执行程序应当中止,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相关债务应当在破产程序中一并公平清偿。如果破产法院宣告债务人破产,执行程序应当终结。既然执行程序已经中止或者终结,执行异议之诉的存在条件之一,即决定中止或准许对执行财产的继续执行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均已不复存在,由执行法院继续受理或审理执行异议之诉,不再具备合理性。与此有关的具体法律规定如下:

(1)《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第十六条:“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对个别债权人的债务清偿无效。”

(2)《破产法》第十九条:“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

(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以下简称“《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五条:“破产申请受理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执行程序未依照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的规定中止的,采取执行措施的相关单位应当依法予以纠正。依法执行回转的财产,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债务人财产。”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正确审理企业破产案件为维护市场经济秩序提供司法保障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7条:“人民法院要充分认识破产程序和执行程序的不同功能定位,充分发挥企业破产法公平保护全体债权人的作用。破产程序是对债务人全部财产进行的概括执行,注重对所有债权的公平受偿,具有对一般债务清偿程序的排他性。因此,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对债务人财产所采取的所有保全措施和执行程序都应解除和中止,相关债务在破产清算程序中一并公平清偿。”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8条规定:“执行法院作出移送决定后,应当书面通知所有已知执行法院,执行法院均应中止对被执行人的执行程序。”

(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20条规定:“受移送法院裁定宣告被执行人破产或裁定终止和解程序、重整程序的,应当自裁定作出之日起五日内送交执行法院,执行法院应当裁定终结对被执行人的执行。”

3.执行异议之诉一般由执行法院的传统民事审判庭负责审理;而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其破产案件一般将由破产法院的破产审判庭审理。对执行异议之诉裁定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起诉,将促使申请执行人或案外人依法向破产法院主张权利,相关争议可直接由破产审判庭进行审理,有利于相关案件的集中、快速审结,增强破产工作和执行工作透明度,防止破产法院与执行法院推诿扯皮、造成诉累。

4.法律规定,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破产债务人的诉讼只能向破产法院提起,继续由执行法院受理执行异议之诉将造成法律规定上的冲突。与此有关的具体法律规定如下:

《破产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只能向受理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提起。”

(1)《破产法司法解释二》第四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当事人提起的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案件,应当依据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由受理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管辖。受理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管辖的有关债务人的第一审民事案件,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由上级人民法院提审,或者报请上级人民法院批准后交下级人民法院审理。受理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如对有关债务人的海事纠纷、专利纠纷、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纠纷等案件不能行使管辖权的,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由上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

(2)《全国法院涉港澳商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第5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即使该人民法院不享有涉外民商事案件管辖权,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十一条的规定,有关债务人的涉港澳商事诉讼仍应由该人民法院管辖。”

四、初步结论

执行异议之诉存在的条件之一,是执行程序合法存续且可以有效进行,但各方对执行程序中的标的财产存在争议。根据现行法律规定进行体系解释,破产程序作为特别程序,应当优先于执行程序等一般民事程序。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的执行程序应当中止;在宣告被执行人破产时,执行程序应当终结。此时,执行异议之诉已经丧失存在或继续进行的前提条件,不应再被受理;已经受理的应当中止审理或驳回起诉。


该文于2017年12月8日首发于律商网《专家视点》,http://hk.lexiscn.com/
                                                                                       

[1]陈浩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员,审判领域主要为房地产相关法律纠纷。崔强为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在册仲裁员、北京市通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业务领域为争议解决。

[2]引自《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理解与适用》,2011年修订版,第583页,人民法院出版社。

[3]此处指称的是执行法院与破产法院并非同一家法院的情况。如果为同一家法院,其受理参与债务人破产分配分配等其他诉求的依据也不是作为执行法院的身份,而是作为破产法院的身份。                                                                                       

特别声明:

本文和其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视为通商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的法律意见或建议。如您需要法律意见或专业分析,请咨询有资格的专业人士,或者联系您于本所的日常联系律师。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通商律师事务所”。


相关律师

相关办公室

北京办公室

相关领域